古人姜子牙面试,看今天的你面试
作者:snjob.com 日期:2018-03-02 浏览

      鄙人姓姜,名尚,字牙。先祖本是个贵族,在舜帝时作过官,而且屡立战功,被舜封在吕地。到了我这一辈,家道中落,好在我奋发图强,三十二岁时终于考上了名牌大学“玉虚宫”。

  我身在昆仑山孜孜不倦地学习天文地理、军事谋略,研究治国安邦之道,四十年后终于小成。导师元始天尊执意让我回国效力,他说我不是做理论研究的料子,但我却有做工程的天才,国内形势正好,还是早早海归,辅助明主。当时心中不免得意:我这张文凭不亚于剑桥哈佛,绝对在北大清华之上,虽不敢说能立登要津,做个大夫客卿之类应该没有问题。


  谁知归国后,就业压力日益严峻,一心想功成名就的我却迟迟找不到工作。无奈之下,只能去朝歌城南35里处的宋家庄投奔早年的结义兄长宋异人。心想国内兵荒马乱,或许可以发一笔战争横财。我说服异人投资,先在朝歌成立牛肉食品有限公司,又在孟津开办面粉加工厂,但因不善经营全都倒闭,还欠下债务若干。岁月蹉跎,转眼已到了垂生暮年,两鬓白发苍苍,80岁的时候,再一次亏得不名一文,连老婆马氏都跟我离婚了。


  这时我开始反省,怎样才能结束这种穷困潦倒、颠沛流离的生活。事实证明,我绝对不是经商的料,进入职场首要的并不是如何尽快找到工作,而是如何找准定位、选准职场目标。本人上通天文、下通地理、学识渊博,尤其对历史和时势的研究更是驾轻就熟——分明是成就霸业的王佐之才,却怀才不遇!


  思前想后,我决定再次出山。分析局势,寻找明主:


  殷商正在走向衰亡、周国却处于逐渐上升的时期。商纣荒淫酒色、暴虐无道,而周伯姬昌施行仁政、经济发达、政治清明、社会稳定、大得人心。我可以为兴周灭商一展雄才大略,而此时姬昌也正在为治国兴邦而广揽人才。于是我下定决心离开商朝,不辞劳苦来到周的领地渭水之滨。


  我静下心来,以钓鱼为生,借垂钓来修养心志、磨炼毅力。观察世态变化的同时,寻找大展宏图的良机。首先我思考的问题是,周文王是一个圣人,他把国家管理得很好,像这样一个有智慧的人,他怎么可能会相信白发苍苍还屡屡失败的我呢?如何推销自己还需仔细谋划。
  凸显自我:

  像我这样不名一文的人,当然要先展示一些实力,而且还要有一些新闻效应让大家众所皆知,这样才能得到文王的关注。我所学的占卜先知之术正好可以派上用场。


  我算准了某家的大公子,出门拜师求学,突然间会昏迷不醒,找了几个郎中都说是不治之症,得赶紧回家准备后事。回程的车马,必定途经我垂钓之地,车后跟着的人都会垂丧着脸、哭哭涕涕。我用手撩起车帘看了一会儿说:诸位不必悲伤,此人三日内必好。没有人会相信我这个默默无闻、看似闲极无聊的穷老头说的话。

  几日后,这家大公子如我所料起死回生,他找到我许以重金并要拜我为师,还想认我为义父。他的家父就是当朝重臣,辅佐周文王治理国家。为了炒作,我当然婉言谢绝。


  又有一天从大路上过来两个人,每人牵着一匹高头大马,武将打扮。当时正值中午,马要饮水、人要洗脸。我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的面相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老朽看你印堂发黑,有赤脉贯瞳,如果现在回去马上救治还来得及,不然的话,七日内必死。这两人哈哈大笑了一阵,说我是疯老头,随后扬长而去。


  这两人是周文王属下负责守城的副将,其中一个人第五天果真暴病而亡。


  渭水河边有个钓鱼的穷老头能断人生死,百发百中。”这件事一时间在城内迅速传开,从百姓到朝廷再到周文王那,我顿时名声大躁,文王开始有意招纳我。行为艺术:


  光靠实力还是不行的,有时候还需要配合一些技巧。为此,我又仔细琢磨了一番,觉得很有必要加入一些行为艺术。


  在磻溪旁垂钓,一般人都是用弯钩钓鱼,上面挂着饵食,然后把它沉在水里,诱骗鱼儿上钩。但我却用直的钓钩,上面不挂鱼饵,并且离水面有三尺高。我一边高高举起钓竿,一边自言自语道:“不想活的鱼儿呀,你们愿意的话,就自己上钩吧!”我钓的不是鱼,而是文王,而文王想钓得的却是天下。


  表面上看我钓鱼用直钩且无鱼饵,行为十分异常。其实我是想看周文王是否能真正懂我、欣赏我。要了解你所效力的对象,同时也要让他们了解你,志同道合,才能共谋大业。


  打柴的武吉来到溪边,见我用不放鱼饵的直钩在水面上钓鱼,嘲笑我:“老先生,像你这样钓鱼,100年也钓不到一条鱼的!”我举了举钓竿:“对你说实话吧!我不是为了钓到鱼,而是为了钓到王与侯!”


  我这种奇特的钓鱼方法,终于又传到了姬昌那里。姬昌一定是明白了我的用意,派一名士兵来叫我去。但我并不理睬这个士兵,只顾自己钓鱼,并自言自语道:“钓啊钓啊,鱼儿不上钩,虾儿来胡闹!”叫一个士兵来请我,根本就是不重视我,不尊重我嘛,如果一个士兵都能请动我,我日后怎么做位高权重的太师,怎么威慑人心呢?


  姬昌听了士兵的禀报后,改派一名官员过来。可我依然不搭理,边钓边说:“钓啊钓啊,大鱼不上钩,小鱼别胡闹!”人的心理很怪:容易得到的,不容易珍惜;可往往得不到的,反而会时时放在心上,念念不忘。所以我还得继续钓姬昌的胃口。


  姬昌这才意识到,这个钓者必是位满腹韬略、高瞻远瞩的高人,必须亲自来请我才对。于是他吃了三天素,带着厚礼,前往磻溪旁聘请鄙人。我见他诚心诚意来聘请自己,才答应为他效力。


  这正所谓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”,这是一步智棋,同样需要智者才能领悟,而我付出的是耐心。


  大家都敬佩我垂钓渭水的壮举,说我是曲径取仕的始作俑者,更是功利性行为艺术的始作俑者。但我要告诉大家,知道怎么定位自己,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的同时,也要考察你所钟情的企业,为自己准备最合适的应聘方法,才能真正获得你理想的职位。